設為首頁收藏本站幫助

霸州123經歷及生活分享

 找回密碼
 加入我們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查看: 1370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親愛的集市:雪小禪美文記錄霸州集市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4-8-26 22:31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
(文中圖片為霸州123編輯拍攝于2013年初,與文章內容無關。拍攝于霸州鎮集市)
我喜歡集市。
    喜歡的東西和年齡有關。年齡越長,越會喜歡那些熱鬧的東西。這和少年時是截然相反的。少年時往往喜歡一些背道而馳的東西,比如凄涼的那些華麗,素素的那種調子,獨上高樓去悲秋,F在不會了,什么季節有什么季節的美,而且從心里對秋天有一種更尊敬的推崇了。
    所以,格外地喜歡集市了。

    集市是十分接地氣的。那種最原始的野氣,鄉野間的、未經雕飾的。有一首老歌叫《斯卡保羅集市》,是莎拉·布萊曼唱的。這些趕集的人不知道莎拉?布萊曼是誰,可是在生動的集市上,他們能找到人世間最通俗最生動的暖意。這些暖意,對于日常乏味而無聊的日子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   小的時候和奶奶去趕集,她總要在集上買一串糖葫蘆給我。然后她會買些鞋樣子,或者雜七雜八的東西。集市上有一種庸俗的熱鬧,那是我那時不喜歡的?删褪沁@份庸俗的熱鬧,又是我現在極為激賞的。
集市是平民的。甚至帶些俗氣和喧鬧的熱烈。

    那些沒有多少錢的農民或者市民,會每隔五天來湊這個熱鬧。有時兜里沒有一分錢,可是,就是為了要湊這個熱鬧的——那些寂寞他們說不出,可是,心底里也是有的。

    那些紛雜的人群,紅男綠女,穿著廉價的衣服,臉上洋溢著驚天動地的滿足。手里拎著剛剛買到的東西—— 一塊布頭,幾斤紅糖,新鮮的蔬菜帶著泥土的味道,或者是擺放餃子的蓋簾兒(霸州話是這樣發音的,是用高粱稈穿成的),十塊錢一個,可以擺上上百個餃子。后來在商場中買到非常洋氣的薄片子一樣的東西,非常難用?傊,集市上幾乎什么都有——好多在798被視為藝術的東西,比如用篾條編的笸籮,用高粱稈做的笤帚、用柳枝編的筐頭等,那些被擺在了798的畫廊里,成為了“行為藝術”。但在集市上,它們就是日用品。我想起賈平凹說過的一句話,“大情懷是樸素的,大智慧是日常的!蔽蚁矚g這種風俗的長卷和日常的動態。于是我花三塊錢買了一個小笸籮,可以用它盛放花生瓜子,可以放上水果,那比塑料的或者鋼鐵的更讓我覺得溫暖。

    小馬也和我一樣。
    她也熱愛著大集。還有李雪。
    我們及時出現在大集上。

    先買了一個老太太手工做的小孩棉褲。十八塊錢,純手工。一條腿是藍色的,一條腿是紫色的。霸州話把這種褲子叫“姑藍紫”。一般是姑姑做給侄子的。連體的小褲子,動人極了。還買了一個手工繡的老虎枕頭,老虎頭上好多刺繡。二十塊錢。還買了一雙虎頭鞋,十五塊錢,那不是一雙鞋,一針一線手工納的小鞋底,就是藝術品。我把它擺在了一張老桌子上了。老太太說,她沒有任何收入,只能做這些手工零活兒賺些錢來養活自己。她瞇了眼說:我眼睛還不好,快瞎了……我們連著去了幾個集市,都要買她的東西——她的每件東西都是藝術品。在最冷的冬天里,她站在那里,兜售著自己的手工藝品,她并不知道,在北京,在798,這些東西都已經成為噱頭了。

    還有—個賣籃球、足球和排球的小販。都是舊的球,當年體校用過的。有的甚至半新,斯伯丁籃球上還寫著NBA。我和小馬一人買了一個,二十塊一個,極好用。我說我當年上中學時是學;@球隊的,沒有人相信,其實連我自己也快不信了。很多事情過去得太久了,自己都忘掉了。

    回來后我拍了很久的籃球,并試驗了下三步上籃,但是,很生澀。我笑了笑,把它放回了角落里;@球,出現在集市上,提醒著一些模糊卻又深刻的記憶。以為忘掉了,卻又想起來了。

    我們三個說說笑笑。還遇到賣“骨質瓷”的小伙子。他從前開了很多年陶器店,后來倒閉了!肮琴|瓷”三個字和集市有著濃烈的交集。我們挑著那些骨質瓷的碗和杯子,它們在熱烈的集市上發出最動人最細致的聲音,很清脆,很動人,也蠻傷感。好像是淪落到這里一樣。到底買了很多。

    再往前走,看到賣農副產品的。
    很多的袋子,盛著玉米、麥子、紅棗、黃豆、綠豆、紅豆……那些可親可愛的植物的果實們乖巧地躺在一個個尼龍袋子里,那些尼龍袋子寫著“尿素”或者“化肥”的字樣,那些賣這些糧食的男人或女人們抽著煙聊著天,有的站著有的蹲著。并不在意是不是有人來買。

    我們還買了編好的一掛子大蒜。
    是當地的蒜,非常辣。我提著這些蒜,感覺很生動。很多年,我沒有趕過這樣的集市了。在不遠處,火車正經過京九線路過這個集市,李雪和火車上的人揮著手,火車過去了,留下很白很亮的天空和這個熱鬧的集市。

    想想自己為什么又如此歡喜集市了呢?也許就像一個習書法的人,開始講究技法,但是到最后,火候到了,年齡大了,閱歷多了,再不耽于賣弄了,回歸到了筆墨的最初。有些書法家根本沒有臨過帖,也許臨帖沒有那么重要?看似沒有技法的東西才是骨子里的清澈與散淡?上疫是悟到得晚一點了。不然,我會享受集市帶給我的庸俗的快樂提早更多年。

    在進口處,有個農用三輪車拉著一車的芫荽,很多人把它叫香菜。我還是更喜歡“芫荽”這個古意的叫法。在《詩經》中,這些帶草字頭的植物多么可愛呀。大白菜在《詩經》中叫“菘”。這個叫法多么古典。所以我寧愿把香菜叫芫荽。但我們不相信它一塊錢一捆。是的,一捆。在冰冷的三九寒冬,一塊錢一捆。在已經是2011年的冬季,一個雞蛋要一塊錢的時候。

    當時三個人驚了一下。還是決定買了兩捆。后來回到廊坊,去明珠超市買菜,那些芫荽被保鮮膜包裹了起來,五根要兩塊錢。我想念那集市上一塊錢一大捆足有兩公斤的芫荽。

    有賣年畫的,地上鋪了一地毛主席像。小馬決定買一張,三塊錢買了一張。還有賣對聯的,“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”。其間我接了一個電話,是我們學院讓我參加京昆藝術研討會。那是多么遙遠的事情,我用普通話和對方通著話,掛了電話又用霸州話買了二斤伊拉克蜜棗。小馬說,“這種伊拉克蜜棗很珍貴的,怎么這兒才賣六塊錢一公斤呢?”我說,因為這是大集,沒有房租,亦沒有雜稅。

    空氣中有煙火的味道,有賣鞭炮的了?爝^年了,人們的臉上洋溢著喜氣。集市特有的那種濃烈的氣息也很熾烈。人們的手上都提著東西。我們被擠著往前走,還是在一個賣布頭的小攤上買了一塊藍格子布,十幾塊錢,鋪在桌子上,放上電腦,非常有味道。
    我想我在享受這個艷俗的節日。當我慢慢回歸到很慢卻又很熱鬧的生活時,我知道,少年一去不復返了。人老了,是喜歡熱鬧的,那門上貼著大“!弊,那兒女成群。還有去集市上逛一圈,哪怕什么也不買。這都是最日常卻最濃烈的幸福顏色。

    我有一個畫家朋友,她隱居云南,每周都要趕圩,就是所謂的集市。她說,“我終于遠離了那些文藝,學會了腳踏實地的生活!痹谒男胖兴龑懙溃骸拔孱伭陌儇,手工的繡品,生動的食物,包谷,新鮮的土豆和萵筍,賣油炸臭豆腐的,賣醪糟的,那些男女穿著五顏六色的民族衣服走著,臉上有著高原紅……在這里,我感覺到溫度和穩定!

    在給她的回信中,我也這樣寫著:“我也走在集市上,還花五十塊錢買了一件綠色的T恤。我還買了一個笊籬,一把鐮刀,我根本不知道該用這把鐮刀干什么?赡苤皇窍矚g它的樣子,因為賣鐮刀的是鐵匠,這是他親手打的一把鐮刀!
    那天我們花了不到一百塊錢,買了很多東西。
    那天我們被凍得手腳全麻,可是,心里暖極了。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頂起頂起 次兒次兒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加入我們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冀ICP備12001143號|生活在霸州的經歷及生活分享    

GMT+8, 2021-2-6 16:3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欧美免费黄色视频_欧美阿v视频高清在线观看视频_欧美视频在线播放